新闻中心

监控摄像头为何总出问题

  12月12日晚,昆明市公安局就涉嫌盗窃犯罪嫌疑人邢鲲在五华区小南派出所候问室内死亡事件向媒体做了新闻通报,通报称:该男子没有遭刑讯逼供,系自缢身亡,但由于派出所候问室内的摄像头安放在房顶,位置较高,导致候问室内留有视线死角,因此无该男子自缢死亡画面。

    安装摄像监控设备,实施对执法、司法过程的即时监控,首先是用于监督执法、司法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监督其是否严格依法办事、是否恪守程序。如果监控效果得不到保证,譬如设备一如既往在关键时刻出问题等等,无疑会导致制度本身的形同虚设。

 


    在昆明市公安系统,不是**次出现必备的录像证据在恶性案例中的缺失,几乎可以说,类似情况较不应在昆明市公安局系统内再出现。因为从新闻报道中,我们知 道,在昆明市下辖之晋宁县公安局看守所内发生极其恶劣的“躲猫猫”事件后,仅仅为改善监控系统,云南省耗资达4500万元,则不能不令人质疑,相关改善真 的“头痛医头”、不作为到**于看守所么?